2017年2月11日星期六

CY 的抉擇

報載,邏輯學家 Raymond Smullyan 病逝,享年九十七歲。Smullyan 最為人樂道的,是他設計的種種邏輯謎題。以前我在中文維基百科提及的「史上最難邏輯謎題」,也是由另一位邏輯學家 George Boolos 改編自 Smullyan 的創作。斯人已矣,且聊記一則邏輯謎題,以作悼念。

CY 死後,天庭的強力部門派來牛頭馬面,於 CY 跟前展現了兩道門。「根據天庭委員會就基本出入境法第六十三條所作的第四百一十二號解釋」,牛頭說,「汝必須進入兩道門其中之一。你有自由揀選進入那一道門,不過門後面的目的地,我們已經預先為你籂選。」

「每道門,若非通往天國,就是通往地獄。」

「天國是可以真正享樂的地方喔!」馬面笑咪咪補充道。「唔係洋人以為那種由朝到晚只可以彈彈豎琴,唱唱聖詩,悶到出汁的地方。」

「耶!對哩對哩,上次我放假返天國,就幫趁了阿xx來個xx,真係正到呢…」望住牛頭流口水笑騎騎腰果眼個衰樣,CY 忽然間覺得好噁心。

「至於地獄…」馬面正色道,「真係一個可怕嘅地方。嘛,你去到就知了。」

「看在汝過往功績份上,若汝入地獄,天庭會補償汝五千萬冥府通寶。雖則金錢於地獄不如在天國那麼有用,不過汝姑且張就一下吧。」

「話說回來,因為目的地經已預先籂選好,所以汝別以為兩道門必然一道通往天國,一道通往地獄。兩道門通往同一目的地,也是可能的。」

「咁重叫我揀來做乜?」

「唏,起碼都叫做有得揀吖嗎!」

「WTF。咁,到底邊道門通去邊處?」

「每道門上高都貼咗一張提示。」牛頭答。

「不過一係兩張提示都錯,一係兩張提示都對。」馬面道。

「來吧!做你的抉擇吧!」

CY 放眼一望,兩道門所貼提示如下:

一號門:這兩道門,一道通往天國,一道通往地獄。

二號門:此門通往天國。

到底 CY 會怎揀?



天國特別入境管制區鬼差休息室。

室內並無平日刻版沉悶的氣氛,反而起了一陣小小的騷動。一眾鬼差圍着牆上一張通告,正在議論紛紛。

「天庭委員會就基本出入境法第六十三條,作出第四百一十三號解釋:任何人未按正常手續入境,其入境程序皆視為無效,並須按原有程序處理。本解釋並無追溯性,即日生效。天庭委員會x年x月x日。」

「混賬呀!我也贊成這個決定,不過這是要由眾仙議會主動提請,天庭委員會才可以作出解釋的呀。就算是天庭委員會……不對,應該說正正是天庭委員會,才不可以無視規矩呀。」白面無常憤憤不平地說。

「怎麼回事?怎麼回事?」一名剛剛走入休息室的鬼差小聲地問身邊的同事。

「你知道那個叫CY的新移民吧?」

「哦,我知。雖然只是個小人物,也滿出名的。」

「渠單case是牛頭馬面負責的。兩條入境通道的門上各有提示。一號門係『這兩道門,一道通往天國,一道通往地獄』,而二號門係『此門通往天國』。根據他們的指示,這兩組提示一係全對,一係全錯。」

「噢,這個我知道!係 Raymond Smullyan 的 Lady or Tiger 裏面其中一道比較簡單的謎題的變奏嘛。咦?且慢。原來的版本中,第一項提示套用牛頭馬面的語言來說,應該是 either this door leads to hell or the second door leads to heaven 才對。現在這個版本不止命題的邏輯結構不同,由於中文沒有 either … or … 這種 construct,實際上牛頭馬面這個版本還變淺了,不是嗎?」

「⋯⋯喂,這真的是你嗎?還是被其他牛鬼蛇神掉包了?」

「哈哈,不是啦,現買現賣而已。其實 Raymond Smullyan 上星期入境,喺入境大堂間 cafe 講故仔,我啱啱在場而已。當時好多人圍埋去聽,都幾哄動。講返轉頭,箇日好似都見到牛頭馬面。」

「Anyway,而今牛頭馬面呢個版本變得好直接。若兩個提示都啱,就一號門往地獄,二號門往天國;若兩項提示都錯,則兩道門都通往地獄。咁,畀着你,會點揀?」

「當然係二號了,起碼重有機會來天國。」

「CY㨂咗一號。」

「吓?」

「CY確認咗一號一定會入地獄之後,㨂咗一號。」

「⋯⋯咁算係CY除三害嗎?」

「你太天真了。CY㨂咗一號,入地獄,收咗五千萬,然後用五百萬請人僭建咗個出口,通返入二號門後面,來咗天國!」

「起初好多人認為應該將兩道門都set去地獄,但係又有好多人覺得,不如畀個機會渠試下啦,於是將一道門set來天國,最後搞成咁。」

「唉。」相顧無言,兩個鬼差只得嘆氣。

2017年1月27日星期五

濕公靈籤

每逢新春,香港都有權貴往沙田車公廟求籤,但本地其實有鮮為人知,歷史遠比車公廟悠久的古剎,位處大嶼深山。此古剎供奉的名為濕公 (The Suffocated)。據《山海經》記載,濕公本為天竺濕婆(शिव,亦即佛經中的大自在天 Maheśvara,摩醯首羅)郎君。由於太過畏懼身為毀滅之神和三千界之主的妻子,故而出走,不知所終。我也是因為有一年行山迷路,誤入山中,才知此處有千年古剎。

今年再訪濕公廟,遇見一羣濕公的秘密信眾。原來他們每年除夕都會請濕公顯靈,以籤機啟示眾生。他們今年求得籖文如下:
飛蛾赴火豺狼滅
暮盡曉明漢江泄
彈胡啖芋勤帚掃
知足何愁無手紙
在下中文根底太差,未明文意,所幸信眾中有解籤人為我們解惑。解籤老師首先解釋當中一些詞彙。他說,文中「胡」指胡琵琶,「芋」指洋竽,亦即薯仔。「手紙」即玉扣紙,也就是我們所說的廁紙。

那麼,全文又是甚麼意思呢?老師說,籤文意謂:
「本港經濟向好,苦盡甘來。只要我們團結一致,背靠祖國,依法支持政府施政,發展郊野公園,就不愁經濟貧乏,買不到廁紙。」
「哦,如來如此~~~」聽罷解籤老師之言,大家都不約而同地感嘆。多謝「工策會」和他們帶來的解籤人,令我有這個寶貴的機會可以窺見天機。

2016年12月24日星期六

不似動畫歌的動畫歌

日本電視動畫歌曲佳作甚多,像「攻殼機動隊」、「鋼之鍊金術師」、「叛逆的魯魯修」或「超時空要塞」系列等等動畫,裏頭的好歌更是信手拈來,可是既悦耳,聽起來不似動畫歌而可以當成獨立藝術作品,又是為動畫而作而非現成的歌曲,卻不算太多。(有些動畫是買現成歌曲作主題歌的,例如 2006 年動畫「Ergo Proxy」以 Radiohead 97 年舊作「Paranoid Android」為片尾曲,或兩年前「蟲師」以 Lucy Rose 的「Shiver」作片頭曲。)就當應節,揀幾首唔似動畫歌嘅真正電視動畫歌聽下。

1) 小黑久美子 - Lilium(「妖精的旋律」片尾曲,2004)。以下是別人翻唱片段:





2) Ilaria Graziano - I do(「攻殼機動隊 S.A.C. 2nd GIG」第十一話「草迷宮」插曲,2004),菅野洋子作曲,意大利歌手 Ilaria Graziano 填詞及主唱。





3) Geila Zilkha - Return to Love(「Solty Rei」插曲,2005)。日本人填的英語歌詞,不時怪怪的。若不計較這點,此歌還算不錯。





4) Stereopony -  Tsukiakari no Michishirube(「Darker Than Black」第二季「流星之雙子」片頭曲,2009)。Literally 已散 band 的 Stereopony 以唱動畫歌居多,其作品卻很少帶一陣動畫「除」,此歌即是一例。其餘例子有 ヒトヒラのハナビラ(「Bleach」第十七首片尾曲,2008)及 Stand by Me(「交響詩篇 AO」片尾曲,2012)等等。





5) 伊藤由奈 - Trust You(「機動戰士高達00」第二季片尾曲,2008)。和一般流行情歌無異。

6) SawanoHiroyuki[nZk]:mizuki - aLIEz(「Aldnoah Zero」第一季片尾曲,2014),澤野弘之作曲,好洗腦。





7) Bradio - Flyers(「Death Parade」片尾曲,2015)。





8) 林原惠 - 薄ら氷心中(「昭和元祿落語心中」第一季片頭曲,2016)。林原惠即是新世紀福音戰士的綾波麗。(新世紀福音戰士的明日香都有唱動畫歌,不過係極搞笑的「根性戰隊」!)





9) 雨宮天、高橋李依、茅野愛衣 - ちいさな冒険者(「為美好的世界獻上祝福!」片尾曲,2016)。儘管是一貫動畫聲優唱腔,但田園風格的曲子,於動畫歌中極為罕見。在這層意義上,此歌算是「不似(一般)動畫歌的動畫歌」吧。讀者聽歌之餘,亦不妨找這套動畫的片尾來看,包保好正。





10) Leola - I&I(「舟を編む」片尾曲,2016)。以編纂日語辭典「大渡海」為題材的小說「舟を編む」繼幾年前拍成電影版「字裏人間」後,又編成了電視動畫,執筆時才剛播完最後一話。





Honourable mentions:
  • Bôa - Duvet(「玲音」片頭曲,1998)。找外國樂隊作曲,當年算少見。
  • 平野綾 - God knows...(「涼宮春日的憂鬱」插曲,2006)。
  • 田井中彩智 - 愛しい人へ(「精靈守護者」片尾曲,2007)。
  • Fade - One Reason(「Deadman Wonderland」片頭曲,2011)。
  • 戶松遙 - Yume Sekai(「Sword Art Online」第一季片尾曲,2012)。聲優唱功未盡如意,曲子卻佳。
  • Misia - オルフェンズの涙(「機動戰士高達 鐵血的孤兒」第一季片尾曲,2015)。
  • 多田葵 - 灼け落ちない翼(「Charlotte」片尾曲,2015)。聽得出係動畫歌,不過都幾治癒。
  • Aimer - Akane Sasu(「夏目友人帳 伍」片尾曲,2016)。很寂寞的感覺。